Menu

草莓黄瓜向日葵丝瓜视频无限草莓黄瓜向日葵丝瓜视频无限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张素云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不是离婚,他在我们结婚的第二年就去世了,这已经是四年前的事情了,说实话,我也消沉了好长一段时间。”

   乐正弘一阵愕然,并且见张素云在说到亡夫的时候神情暗淡,显然并不是没有一点夫妻之情,于是小声道:“这么说四年来一直都没有找过其他男人?像这么漂亮的女人难道没男人追?”

   张素云像是回过神来,晕着脸嗔道:“哎呀,管这么多干什么,我现在发现了,这人特八卦。”

   乐正弘笑道:“我这不是关心吗?”

   张素云嗔道:“还是多关心关心自己吧,对了,洛队长应该提醒过最近注意安全吧?”

   乐正弘哼了一声道:“提醒有什么用?我总不能整天龟缩在家里不出门吧,反正现在案子也破了,谁还有时间管我的死活。”

   张素云见乐正弘一脸气愤的样子,笑道:“事情也没有这么严重,如果真要到迫不得已的程度,洛队长自然会对的安全负责,眼下只不过是让自己注意点,没事别到处乱跑,尤其是晚上最好别出门。”

   顿了一下又说道:“看在救过我的命的份上,我教几招。”

   乐正弘一脸感兴趣地问道:“什么招数?关键时刻能救命吗?”

   张素云说道:“把我的床头摇起来。”

   乐正弘不放心道:“能坐吗?”

   可爱黄帽子女孩水嫩白皙脸蛋俏皮写真

   张素云说道:“没事,动作轻点,别把我的伤口撕裂了。”

   乐正弘知道张素云的伤口在胸口,于是小心翼翼地一点点把床头摇起来,看看角度差不多了,马上就停下来了。

   “哎呀,再高点。”张素云还是有点不满意。

   乐正弘只好又摇高了一点,没想到张素云身上的被单突然滑落下来,上身居然没穿衣服,虽然半边缠着绷带,可另一半却毫无遮掩地看在了眼里,那一团坚挺和饱满看的乐正弘眼睛发直。

   他心里忍不住暗骂自己,怎么就像是没见过世面的毛头小子呢,也不知为什么,在关璐死后,自己总是处于一种亢奋的状态,变得就像是个色鬼似的。

   张素云倒没有惊慌失措,只是白了乐正弘一眼,晕着脸用没有挂吊针的手拉起被单遮住了胸口的春光,嗔道:“不是已经睡过两个女人了吗?怎么还像个饿死鬼似的。”

   乐正弘没想到张素云竟然会这么说,心想,毕竟是过来人,当然不会再像关馨那样大惊小怪了,何况这里是在医院,也不同于其他的场合,于是开玩笑道:“太美了,忍不住就多看了一眼。”

   没想到张素云哼了一声道:“就别装了,我可是见过关璐的样子,有自知之明。”

   乐正弘一听,心里那股邪火顿时就没了,哼哼道:“我到现在都不知道那个视频中的男人究竟是什么人。”

   张素云说道:“可能也只有孙斌和关璐两个人知道,说不定孙斌的老婆齐凤也知道,说实话,洛队长也想搞清楚那个男人是谁,可却是有点难度,那个视频好像是有人专门编辑过。”

   乐正弘急忙问道:“说会不会是伪造的?”

   张素云缓缓摇摇头,一脸同情地说道:“就算是合成的,那也必须有素材啊,那种素材恐怕连自己都没有吧。

   不过,考虑到个人隐私,那个视频目前还只有我和洛队长看过,连赵局长都没有看过,也没有来得及给技术上进行分析,如果愿意的话,我可以让洛队长拿到技术上看看。”

   乐正弘说道:“没必要了,我已经找人分析过了,视频应该是真的。”

   张素云吃惊道:“找什么人看过?”随即有点不信道:“该不会是那个姓鲁的小子吧?”

   乐正弘点点头说道:“就是他,他在这方面道行挺深的,应该不会看错。”

   张素云盯着乐正弘意味深长地说道:“这么说,也想开了,要不然也不会把那种视频给一个朋友看了。”

   乐正弘说道:“我说了可能都不相信,他和关璐也很熟,并且还一直暗她,关璐死后他才向我坦白了,说实话,他也不想看到那种情形,再说,我也找不到比他更合适的人了。”

   张素云说道:“我仔细看过那个视频,总觉得有点不对劲,我怀疑关璐会不会是被人设了一个局啊,比方,会不会被人下了药。”

   乐正弘说道:“我也不瞒,那个视频是在本市的一个不入流的宾馆拍摄的,我不信关璐会去那种没档次的宾馆和男人幽会,这里面肯定有什么隐情。”

   张素云惊讶道:“怎么?连拍摄的地点都找到了?”

   乐正弘点点头说道:“这个视频是在一家小宾馆拍的,这家小宾馆位于明德路,叫鸿雁宾馆。”

   张素云楞了一下,说道:“把这个情况告诉洛队长了没有?”

   乐正弘摇摇头,说道:“这个视频应该和们的案子没有什么关系,只不过是关璐留下秘密的一部分,不过,这家宾馆显然有嫌疑,根据鲁传志的分析,摄像头装在宾馆的天花板上,肯定有点提前做了手脚。”

   张素云想了一下说道:“宾馆在客房装摄像头是违法的,等我伤好了之后,只要是不违反纪律,我倒是可以替查查这件事。”

   乐正弘说道:“我也正有这个意思,我还可以给透露一点们没有掌握的信息,那天在碧海蓝天遇见的那个石油公司经理的情妇就是这家宾馆的老板,名叫林湘。”

   张素云惊讶道:“有这么巧的事情?是不是怀疑那个男人是李东明?”

   乐正弘摇摇头说道:“我认识是李东明,那天晚上只不过匆匆见了一面,也没有他的照片,目前也没法比对。”

   张素云说道:“等我出院之后想办法找来李东明的照片比对一下,要是不搞清楚这个趴在关璐身上的男人是谁的话,我看是不会罢休的。”

   乐正弘急忙换了一个话题,说道:“刚才不是说要教我几招保命的绝招吗?我正洗耳恭听呢。”

   张素云说道:“也说不上什么绝招,小心点总是没错的,应该是个细心的人,只要小心观察,就有可能发现对企图不轨的人。

   比方开车的时候注意有没有人跟踪,在一些比较僻静的地方有没有形迹可疑的人,在意想不到的时候有没有接到陌生的电话等等。

   总之,就算有人要对下手,他们也不敢在公开场合,肯定会选择僻静的地方下手,要么是自己去了某个僻静的地方,要么就是有人把骗到了某个僻静的地方,他们肯定会提前掌握的日常生活规律。

   所以尽量不要让对手抓住的规律,另外,还有一点很重要,上次在南安县遭绑架应该说很幸运,那些人并没有想要的命,但以后恐怕就不会再这么幸运了。

   所以,万一遇到有人绑架,可别指望他们会像上次那么客气,基本上不会再让活着回来了,所以,必须想尽一切办法逃跑,千万不能让自己落入他们的手里。”

   乐正弘急忙摆摆手打断了张素云的话,没好气地说道:“我都让说的毛骨悚然了,与其说这么多废话,还不如发一支枪给我自卫呢。”

   张素云嗔道:“难道谁都能配枪的吗?不过,我可以想办法给搞一支高压电棒,几万伏的那种,危机关头给对手来一下能让他暂时丧失攻击力。”

   乐正弘盯着张素云问道:“和洛队长是不是真怀疑会有人对我下手?”

   张素云说道:“这种可能性不是太大,但谁也不敢排除这种可能,毕竟,关北镇化工厂的毒贩并没有全部抓住。

   我听洛队长说当面指证过吴友良,他即便在监狱里也能想办法把的身份透露出去,如果有人找报复的话,很可能就是毒贩。”

   乐正弘哼了一声,一脸沮丧地说道:“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现在恐怕还有另外一帮人也想找我报复呢。”

   张素云惊讶道:“还有什么人?”

   乐正弘问道:“洛队长难道没有告诉今天上午发生的一个案子?”

   张素云说道:“我刚才才见过她一面,哪有时间谈案子的事情,怎么?又发生了什么案子?”

   乐正弘犹豫了一下,还是把今天有人闯进杨惠珊的出租屋以及自己救了她的经过说了一遍,张素云一脸恍然道:“刚才说的洪碧留下的优盘原来是这么来的,看来这个优盘肯定很有价值。

   不过,那个人被突然撞的七荤八素的未必能认出,他们是冲着杨惠珊的优盘去的,而现在优盘已经到了警方手里,那些人应该死心了,相信洛队长会对的安全做出评估。”

   乐正弘哼了一声道:“看她忙的晕头转向的,哪里还有时间评估我的安全?”

   张素云说道:“可别把洛队长说的这么不负责任,怎么知道她没有暗中派人保护?”

   乐正弘一愣,吃惊道:“的意思是她会派人跟踪我?”

   张素云嗔道:“有什么值得我们跟踪的?自然是为了保护的安全。”

   乐正弘盯着张素云说道:“那我还真要注意一下屁股后面是不是有尾巴了。”嘴里虽然这么说,可一想到洛霞可能真会派人保护自己,心里面倒踏实了不少。

   就在这时,病房的门打开了,只见一个五十来岁的老太太和一个差不多年纪的老人走了进来,手里还提着一个饭盒,不用猜应该是张素云的父母,要不然外面的警察也不会让他们进来。

   果然,听张素云冲两个老人说道:“妈,我不是让们别送晚饭了吗?”

   女人说道:“医院里的饭有什么好吃的,我这鸡汤可是炖了一个下午了,还有最喜欢吃的小汤包。”

   说着,瞥了一眼乐正弘,问道:“这小伙子是的同事吧?”

   张素云说道:“他叫乐正弘,我一个朋友,专门来看我的。”说着,冲乐正弘说道:“这是我父母,这两天每天都往医院跑呢。”

   乐正弘急忙站起身来说道:“那赶紧吃饭吧,我先走了。”

   女人一听乐正弘并不是警察,而是张素云的朋友,眼睛一亮,笑道:“哎呀,怎么急着走啊,我带的饭多呢,也尝尝,素云整天一个人躺在病床上都闷坏了,外面的警察又不让别人进来,难得有个朋友陪她聊聊天。”

   张素云的父亲似乎是个当过领导干部的人,责怪道:“人家有人家的工作,怎么能老是陪在这里聊天呢,就别勉强了。”

   乐正弘急忙说道:“有空我再来看张警官。”

   女人一听乐正弘称呼女儿张警官,似乎意识到自己可能会错意了,于是摆摆手说道:“那就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