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菠萝视频安卓版app下载菠萝视频安卓版app下载

“这个是香江过来的资料。”卢平拿着一个档案袋进来。

李一鸣拆开看了一会,给卢平看,自己拿过纸开始写东西,很快几页纸就写好了。

“这个AIDS是病?”卢平疑惑抬头,他看到的是好多英文传真纸,好像介绍了一种什么病。

“这是一种病,获得性免疫缺乏症,由外部病毒引起的,这个病毒起源我知道,但别人不知道。”

“…….要公布?”

“不是今天,今天上新闻介绍这个病,以及,这个病毒的几个发现者之间的法律纠纷。”

李一鸣把写好的纸交给卢平,看着他:“新闻里头抽十五分钟来介绍。”

卢平吓一跳,你已经把七点半后的时间都拿去看编篓子了,怎么连新闻都要再占一半?

“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这种病很有意义。它破坏的是人体的免疫系统。免疫系统一破坏,病人就会得上各种别的病,一场小感冒都会让人死掉。你知道人跟社会很像,人有什么,社会也有什么。免疫系统里最重要的是淋巴细胞”

卢平想了想:“您说过公安是白细胞…”

“对,我是那么说过,但免疫系统不光是白细胞,还有别的,我们国家社会搞防治的也不只是公安吧?”

卢平赶紧点头:“这个病很能传播?”

恬静优雅女生傍晚时分美好写真图片

“很能!”

李一鸣搭着手,瞄眼窗外,“美国那边刚开始发现时,很多病人都是同性恋。”

“啊?”

“这个群体很隐蔽,数量也不多,但通常都有比较严重的心理疾病,做那种事时也是偷偷摸摸又比较疯。”

李一鸣目光微闪,“据我所知,我们第一例病例发生在明年,接下来就逐年增加。”

卢平倒吸一口凉气,愣愣看着李一鸣:“是感冒那种?”

“不是,如果是那早就大规模流行了,唾沫是不能传染的,但如果输血,共用针头那就很可能传染,这跟很多传染病是一样的,……”

“输血?”

“对,所以这很危险,非法用血采血,会让整个整个村的人都得上这种病。”

李一鸣看着卢平,缓缓开口,“你不会想知道有多少个这种村子!”

卢平一身冷汗。

李一鸣低头看了看纸,轻叩桌面:

“可真正问题严重在于,这病毒人间传染的途径是体液传染,潜伏期可能长达十几二十年,我也不确定现在有没有人是这病毒的携带者。”

“如果是国外传来的话…”

“外国人,以及与外国人接触的那些人,都有可能。”

李一鸣看了卢平一眼,“我们现在要严控国外敌特的渗透,就要减少老百姓跟那些外国人的接触,适当宣传疾病是有利的。”

卢平连连点头,这时候他不会再去提什么反对意见了,在一鸣同志规划的国家建设方案里头,第一步就是得把长期渗透在国内的危险清出国门。

“还有!”

轻轻转了下笔,李一鸣冷冷一笑:“要整治社会风气,减少非法的男女关系,甚至防范性犯罪,这个宣传都很有用。”

卢平吊着眼皮点头,心道这倒是一箭数雕了。

李一鸣示意卢平手中的资料:“正好,争夺这个病毒的发现权,以及专利的是美国佬跟法国佬,都是公开的报道,我们跟全国老百姓宣传这个知识,顺便也让他们知道一下,科学家也没那么高尚。”

“为什么….”卢平有些不太理解。

“因为我可以有办法确定是谁在说谎。”李一鸣笑道,“我还知道这个病毒是在哪里起源的。”

“啊?…那是谁?”

“当然是美国人说谎,法国科学家吕克把病毒样本寄给了美国人盖洛,然后这个盖洛向美国专利局申请了专利。这个专利价值巨大,后面代表着几百数千万美元的利益。所以现在这两年一直在扯皮。”

李一鸣示意卢平手里:“里面有他们发表在《科学》杂志上的文章,你看不懂也正常,但这不重要,老百姓也不用看懂,只要知道这是一件什么事,他们自然会去思考讨论。

我这是为接下来的《人与社会》内容做预热,我们的那个技术再过一周就可以出来了。”

卢平微微点头,懂了,一鸣同志不但要让全国知道这种病,心里上弦,还要向世界表明,你们这种高端的争执我们可以来做仲裁。

从预测地震,再到这个生化领域,一鸣同志的学识真的是…厉害啊!

“可…”卢平想问这里头会不会产生国际纠纷。

“这些都是话语权,我们甚至都不用什么真给证据,这两家都得听我们的。你担心的那些纠纷不存在,我需要全世界的目光在我们这里。”

“……”

“这个就是新闻稿,你传真过去,今天一定要上新闻。”李一鸣表情一下严肃起来。

“是!”卢平接过纸,转身出门。

京西宾馆。

摄制组还在工作,已经根据李处长的建议调整了,主拍摄区放置了一个炕台,在后面立了个大黑板。

“有些关键的字,你们就写在这大白纸上,然后贴在这背板上。”

那三个编导时不时过来问一下李处长有什么想法。

“这个节目,从七点半开始放到九点半,是两个小时,中间不放广告,但可以插几个小节目,让大家调剂一下。”

李建国点头:“这正好中间可以休息一下。而且我这里有个小节目想法。”

“李处长您说。”

“叫作猜字。”

“猜字?”

“就是我们可以在纸上写句话,贴在后面,然后观众能看到,选择一个同志,让他看,由他站在这边给大家比划。然后看谁能猜得对。我们去那边试一下跟大家。”

李建国走到台前,拍拍手,大家齐看他。

“我们来学习一个猜字的游戏。”

想了想他拿起笔,在一个编导的本子上写下“狗不理包子”

三个编导都看到了。

“行,你跟大家去比划吧!可以说几个字,也可以拟声,但不能说出里头任何一个字。”

“明白了,我来吧!”一个编导走到大家面前。

“老刘,你挡到人了,你得站到边上。”

“哦….”

“大家看好了,….”那刘编导伸手虚捏了个东西,在嘴里假假咬着,表情很陶醉。

“吃的!”

“汪!汪!”

“狗肉!”

刘编导摇头,再次比手势,放在嘴里咬了一口,再次露出陶醉的表情,“汪汪!”

“狗不理包子!”一个战士叫道。

“正确!”

大家热烈鼓掌。

“这个大家就可以轮流来了,以后还可以加些时间限制,这个狗不理包子是比较简单的,我们不用太难,主要还是让大家认字,而且比划这个也很好笑。”

“是是….”

李清从门外进来,低声叫道:“李处,首长找您。”

李建国匆匆离开。

“好了,开始录制,大家准备!”

天空中,银白色的飞机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首长,很快要降落了。”

周正睁开眼睛点点头,阳光从西边照进机舱,一片红。

纪朋飞看到李建国一进门就急急站起:

“建国,刚过来的资料,说要放在新闻上,你看一下。对了,他已回到四号营地了。”

李建国接过那传真,仔细看了起来,看完后抬头,点头:“应该是真的。”

“他要求得这么急,是为什么?”

“一个肯定是让大家警惕,害怕,另一个就是减少与外国人的接触,还有就是….”李建国轻声说了几字。

纪朋飞点点头:“走,我们去见首长,对了,周正的飞机正在降落,我一会去接他。”

标签: